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做可视无痛人流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05:37:5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做可视无痛人流多少钱,余姚无痛人流好多钱,慈溪哪家医院人流最安全,慈溪哪家医院做人流技好,余姚哪里的人流做的好,宁波华美妇女医院人流好吗,余姚那里有人流医院

在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上,有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旅馆叫做马迭尔旅馆,它的建造者是一位名叫约瑟夫•卡斯普的俄国犹太人。1933年发生的哈尔滨绑架案,改变了卡斯普的命运,也成为马迭尔旅馆的一个转折点。

两大政治势力的眼中钉

军人出身的卡斯普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战争结束后,怀着对战争的无比厌恶之情,卡斯普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在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哈尔滨定居了下来,靠给他人修理钟表作为营生。

由于卡斯普为人热情友好,修表技术一流,因此店里的生意相当火爆。颇善经商的卡斯普靠着修表积累了一定财富后,又从修理钟表转到了经营珠宝店,这让他的财富越滚越大。

几年之后,卡斯普发现哈尔滨作为东北的铁路枢纽城市,交通发达,俄国人、日本人、犹太人极多,也是各方人士常来的聚集地,然而在哈尔滨像样的高档旅馆却寥寥无几,根本无法满足需求。于是他就花重金从俄国找来建筑师文萨恩为自己设计建造了一座豪华旅馆,并起名叫马迭尔旅馆。

马迭尔在俄语中是时髦、现代的意思。马迭尔旅馆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旅馆建成后,无论是政客、商人还是文化人都纷纷下榻在此,卡斯普赚的也是盆满钵满。

卡斯普成为了哈尔滨的巨富,除了经营珠宝店、旅馆,哈尔滨好几家大的影院和剧场也都被其掌握着。卡斯普不但富有而且乐善好施,每每有灾民涌入哈尔滨,他必定拿出一部分钱用以接济难民,甚至为他们提供住处和工作。

正当卡斯普踌躇满志地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时,他也成为了哈尔滨两大势力仇恨觊觎的对象。

第一大势力是流亡到哈尔滨的白俄贵族们。自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白俄贵族们就成为了被整肃的对象,这些人在本国没有了立足之地,只得跑到国外,绝大多数人来到了中国哈尔滨避难,这里成为了他们在远东的大本营。

由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没有一技之长,生活变得相当落魄。这种惨境让白俄贵族中的不少人变得思想越发极端,仇视一切比他们过的富足的人。这些人还成立了所谓的白俄法西斯党。在他们眼里同为俄国人的卡斯普就是异类,因为卡斯普拥有犹太人血统还过得很富有。

除了白俄贵族,日本方面也垂涎着卡斯普的万贯家财。日本人占领了哈尔滨后,为了给军队提供钱款,大量的商铺被以各种名义充公,利润丰厚的马迭尔旅馆也成为了日本人眼中的肥肉。

日本人原本想凭借着武力慑服低价买下马迭尔旅馆,哪知不甘示弱的卡斯普开出了100万的高价,双方根本无法谈拢。日本人暗地里在马迭尔旅馆搞了几次破坏,想让马迭尔旅馆关门,可这非但没有吓倒卡斯普,反而增加了其对日本人的反感和痛恨。

日本人占领中国东北后,南京国民政府曾向国联(国际联盟的简称)进行申诉,要求国联派调查团到东北调查日本的侵略行径,让日军撤出东北。国联在1932年初派出以英国李顿爵士为首的调查团前往东北进行调查,调查团来到哈尔滨后入住在了马迭尔旅馆。

虽说日本人使用种种卑劣手段不让中国人有接近代表团的机会,但亲华反日的卡斯普还是努力想办法为调查团的各项工作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中国各界人士不断到调查团下榻处进行申诉抗议,这让调查团掌握了大量真实信息,为起草调查报告提供了依据。

这让日本人很是不满,觉得卡斯普是在与日本国为敌。从未对日本人投怀送抱的卡斯普成为了日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此在1932年底日本人打算要狠狠教训一下卡斯普。

出于外交层面的考虑,日本人不想亲自动手惩治卡斯普,而是选中了白俄法西斯党。日本人占领东北后,这两大势力亲密合作,各有所图。

白俄法西斯党希望能够借助日本人的力量让自己在东北站稳脚跟,同时盼着日本人能够早日北进对抗前苏联,实现“复国”的美梦。而日本人需要借助白俄法西斯党的爪牙来控制哈尔滨乃至整个东北,充当自己的打手。

日本方面牵头的是日军驻哈尔滨宪兵队秘书中村,白俄法西斯党方面代表人物是哈尔滨伪警察厅督察马丁诺夫,日本人负责出钱出枪,马丁诺夫负责找人手。他们起初计划对卡斯普实施绑架,但是在盯梢数月后发现无机可乘。主要是卡斯普雇佣了十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配备的武器精良。

卡斯普平时很少出门,一出门保镖都是紧紧跟随不离半步。卡斯普家的院墙上都安装着护栏铁丝网,院里还养着数只猎狗,昼夜二十四小时有人不间断巡逻。眼看没有机会动手,绑架卡斯普的计划只得不了了之。

精心策划的绑架案

到了1933年的夏天,日本人惊喜地发现天赐的机会来了。原来在法国巴黎音乐学院上学的卡斯普之子西蒙,带着女友回到了哈尔滨度假。

卡斯普对儿子西蒙是相当宠爱的,很早就将他送到了法国念书,并让他加入了法国国籍。日本人占领东北后,卡斯普也将其财产全部转到了儿子的名下,以备将来离开中国东北。

日本人深知西蒙对卡斯普的重要性,就将绑架目标锁定在了西蒙身上。经过几天的侦查,日本人发现西蒙和女友特别喜欢观看音乐会,只要是有音乐会,两人必定会外出观看。在摸清了这一情况后,日本人开始让白俄法西斯党准备绑架行动。

1933年8月24日晚上,西蒙和女友像往常一样去观看了一场音乐会,音乐会散了之后,西蒙开车带着女友回家。当汽车行进到一个拐角处时,西蒙发现前面有一辆汽车拦住了道路,他就把车停了下来打算下去看个究竟。

谁知西蒙刚下车,突然从车的四周冲出几名蒙面大汉,拿着枪对准了西蒙的太阳穴。西蒙的女友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惊呆了,大声叫了起来。有个绑匪上来就对其扇了两个耳光,警告其不要再出声,否则将被杀。

接着,西蒙被戴上头套押到了另一辆汽车上。绑匪临走前,告诉西蒙的女友,回去转告卡斯普:若想要儿子平安归来,就要拿出30万元来赎自己的儿子。说完,绑匪开车扬长而去。

惊魂未定的西蒙女友赶紧跑到了卡斯普家,向卡斯普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当卡斯普得知儿子被绑架的消息后,心急如焚。他连夜乘车来到了法国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寻求外交帮助,并向哈尔滨伪警察厅督察马丁诺夫报案。

对于儿子绑架一事,卡斯普并没有妥协的意思,他在报纸上公开宣称:“我不会为绑架案支付一分钱,我相信没有人敢伤害我的儿子。”虽然卡斯普报了案,但绑架案过去了十几天后,警察厅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卡斯普很是焦急,又没有什么办法。

这时法国驻哈尔滨领事馆的一位副领事给了卡斯普一个提议:可以雇用私家侦探进行秘密调查,只要肯出高薪,绑架案必定会露出蛛丝马迹。

之后,卡斯普找到了在哈尔滨颇为有名的私家侦探意大利人范斯白,此人在哈尔滨政商两界人脉颇广,还与日本宪兵队的不少人有着情报往来,可说是手眼通天。卡斯普告诉范斯白只要能够查出自己儿子的下落,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最终范斯白经过一番周折,终于让绑架案有了眉目。可调查结果令所有人感到吃惊,因为这起绑架案的元凶竟然是日本宪兵队和白俄法西斯党。

此外卡斯普从范斯白口中还得到了一个振奋的消息,儿子西蒙很可能被关押在哈尔滨的香坊。然而就在范斯白他们到达香坊后,却扑了个空,绑匪已经将西蒙提前转移了。

中村和马丁诺夫见卡斯普迟迟没有拿赎金的意思,就想恫吓一下卡斯普,他们让人割掉了西蒙的两个耳朵装在一个袋子里给卡斯普送了去,附带着一封西蒙写给卡斯普的求救信,而赎金也从30万元降到了15万元。绑匪打电话警告卡斯普如果不能交付赎金,那他就等着给儿子收尸。

看到儿子的耳朵和求救信,卡斯普心如刀绞,对这帮冷血的绑匪愤怒无比。原本一分钱不想支付的卡斯普此时态度也有了松动,他向绑匪表示可以支付3.5万元赎金,不过要等儿子安全后,他才会支付。然而这个价格绑匪是根本无法接受的。

卡斯普觉得要想让儿子获救,关键还得给日本人施加政治压力,让其主动释放自己的儿子。于是他请求法国领事馆能够将儿子西蒙绑架一事向世界各大媒体公开,更应指出日本宪兵队与这起绑架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很快哈尔滨绑架案传到了世界各地,舆论哗然,纷纷指责日本太无耻,竟然能搞出绑架这种龌龊行为。

为了撇清这件事,哈尔滨日本宪兵队大呼冤枉,声言一定会协助哈尔滨伪警察厅破获此案。1933年11月28日,两名绑架西蒙的匪徒比斯鲁可和赛亚兹夫由于行为异常在哈尔滨火车站被铁路警察当场抓获,两个人交代他们正要前往哈尔滨的小岭与绑匪吉利正科和加留斯科进行看守交接。

而此时在小岭的绑架地点,加留斯科趁吉利正科去屋外巡查的机会,跟西蒙做起了交易。他对西蒙说:“只要你能给你的父亲写封信,让他支付给我1万元,我就放了你。”

看到自己有被放的机会,被绑已经90多天的西蒙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他再次给父亲写了一封信,恳求父亲一定给加留斯科一万元,这样他就能够平安了。

可当西蒙把这封信刚刚交给加留斯科后,吉利正科突然进屋,他发现两个人神情有异,就觉得里面一定有蹊跷,恰好加留斯科借口回哈尔滨办事,这更加重了吉利正科的怀疑。吉利正科就打电话禀告了马丁诺夫,说加留斯科可能会和卡斯普做私下交易。

这让马丁诺夫无比震怒,下决心要除掉加留斯科。他约加留斯科在哈尔滨火车站货场见面,然后马丁诺夫通知中村务必让日本宪兵队在货场将加留斯科抓住,不能留活口。

中村带领着宪兵队埋伏在货场,加留斯科一露面就被生擒了。中村从加留斯科身上搜出了西蒙写给父亲的信,并对加留斯科进行了短暂审讯,然后中村开枪击毙了加留斯科。中村让马丁诺夫转告吉利正科必须马上干掉西蒙,以免留下后患。

中村非常清楚想从西蒙身上榨油水已经非常不现实了,弄不好还会让绑架一事彻底败露。吉利正科接到指示后于1933年12月3日把西蒙给枪杀了。

吉利正科原本想回哈尔滨取一些钱跑路,结果在中途被警察抓住了。经过审讯,吉利正科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罪行,并将参与此次绑架的俄国人悉数供了出来,警察按名单抓人,哈尔滨伪警察厅督察马丁诺夫也落网了。

没有丝毫正义的审判结果

当卡斯普被通知去领儿子尸体时,他瘫软在地痛不欲生。西蒙的死点燃了哈尔滨全城一切怀有正义感的居民心中的烈火,他们不分国界、不分种族,都对绑匪的暴行愤怒不已,纷纷走上大街声援卡斯普,要求当局对绑匪进行严惩,还卡斯普一个公道。

可这个案子一直被日本宪兵队死死地压着没有开审,绑匪们在监狱里生活的还挺自在。直到1935年6月在多方的声讨抗议中,已经过去一年半时间的哈尔滨绑架案终于进行了公开审理,然而审判却让人大跌眼镜。在哈尔滨伪警察厅刑事科科长江口治才写的公诉状中,他称绑架西蒙的这群俄国绑匪为俄国志士,即使真有罪行,也应该得到宽大。

不过参与审判的三位中国法官并没有按照这份公诉状进行审判,良知未泯的他们顶住来自日本的压力,在1936年3月判处绑匪死刑。

然而好景不长,这个判决结果就被日本人给强行推翻了。1937年1月所有被告都无罪释放,杀人者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监狱,继续逍遥法外。悲愤无比的卡斯普离开了哈尔滨这片伤心地去了法国巴黎,不久就在抑郁悲伤中去世了。而马迭尔旅馆也被日本人给强行霸占了。

(文/刘占青)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奉化人流那间医院正规